2008年8月19日 星期二

澳門行 Day1

炎炎夏日,說到出門玩,不管再引人的旅遊勝地,我們都興趣缺缺。要不是因為元元一天到晚跟我囉唆:媽媽,我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放暑假?他說他每天去安親班,根本沒放到暑假。要不是為了幫他營造一點度假的感覺,我實在不會頭殼壞掉,在艷陽高照的夏日,帶他們去同屬亞熱帶的澳門玩。


出門前,對這趟行程沒有任何期待。雖然旅行社的行程表排的滿滿的,不過,我只把重點放在威尼斯人酒店,太陽劇團的ZAIA,和世界文化遺產大三巴牌坊。本來以為跟著旅行團,不用傷腦筋,應該很輕鬆,沒想到,行程毫無彈性,加上集合時等來等去,讓沒跟過旅行團的兩兄弟吃足苦頭。

一到澳門,旅行社先帶去酒店吃自助餐。元元一點都不餓,什麼也不想吃,只好靠UNO打發時間。這副隨手帶出門的牌,幫兩兄弟打發許多等待的時間。 午餐結束,前往第一個旅遊景點--澳門旅遊塔,這個塔由澳門賭王何鴻燊投資興建。 居高臨下看,景致開闊。 這一小段透明步道,走起來很刺激。 明明知道安全的很,但心情還是如履薄冰,戰戰兢兢。 最刺激的是全球最高的Bungee Jumping。每每有人往下跳,大家就一陣驚呼。我倒覺得這個空中漫步比Bungee Jumping還刺激。 一躍而下需要一剎那的勇氣,空中漫步,考驗的是對抗壓力與恐懼的持久能力。通過考驗的人,的確值得翹起大拇指好好稱讚。 不在參觀重點內的澳門塔,讓我印象深刻,感覺比台北101賣點還多。 翰翰用驚訝的表情看正在空中漫步的勇士。 到哪裡都擺脫不掉的奧運福娃。 下一站行程是西望洋山上的"某某教堂"。導遊帶著大家冒著艷陽走了一段路,才發現,前後門都關起來,不給參觀,還好可以遙望澳門旅遊塔,有點風景。小朋友就沒興趣了,元元臉臭的跟什麼似的。 我一直很好奇澳門的英文為什麼叫Macau,查了一下維基百科,上面是這麼寫的:西元1557年時,葡萄牙人向明朝政府取得澳門居住權,成為首批進入中國的歐洲人。據說當時葡萄牙人從媽閣廟附近登陸,問當地人這裡的地名,因在媽祖閣旁,當地人便回答「媽閣」,於是澳門便被命名為Macau。拜託兩兄弟站在這個有歷史意義的地方照張相,兩個人熱到頭昏眼花,完全不聽使喚。 經過一整個下午烈日摧殘後,終於來到威尼斯人酒店。酒店位在路氹城,這一塊填海得來的地,未來將分期發展,預計要建20間酒店約60,000間客房,還有多間商場,總投資額達到120-150億美元。 暢快吹著冷氣,兩兄弟總算復活了。 房間很大,很氣派。 廁所也金碧輝煌。 晚餐在Escada葡國餐廳,滋味普普。 跟坐在對面的團員閒聊,發現他們竟是大學的學弟妹。大人聊開了,小朋友也玩在一起,我們家兩兄弟跟他們家兩兄弟,在這頓晚餐中,熟絡起來。離開餐廳時,翰翰已經跟兩個大哥哥變成好朋友。 夜幕中的澳門,霓虹燦爛閃爍,不知道是晚了,還是遊客都被北京奧運吸走了,遊人稀稀落落,感覺燦爛的很寂寞。 導遊帶我們去看永利酒店前的水舞。 處在澳門-China Macau,我想到的是台灣的未來。當台灣人對China Taipei這個稱呼越來越麻木不仁,一點都不在乎時,我們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覺中,變成下一個行政特區。繁華燈光閃耀下,有一種很不踏實的虛幻氛圍,這是我感受到的澳門。

2 則留言:

Jersey Wind 提到...

我和你對於台灣現今的處境有同感...
只能禱告台灣人能同心愛台灣, 否則將來只是一個"台灣特區"了!!

不務正業 提到...

To Jersey Wind:
很難理解,為什麼台灣人就是沒辦法凝聚共識?為什麼會被教育成Chinese Taipei已經是我們爭取到最好的對待?明明有很多機會,我們可以堂堂正正告訴全世界,我們就是Taiwan。
真的很難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