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6月24日 星期日

我的Jimny

回台灣第一件事,就是買車。


去美國前,怕車子太久沒開會出問題,把當初騷包買的Lexus IS200轉手給爸爸。其實應該要送給爸爸的,可是,他知道我手頭緊,硬塞支票給我,我當然恭敬從命。那時,過了好幾個月沒有車子的生活。

嘴巴大力渲染坐火車公車的樂趣,但心裡還是想念有車的方便。所以,這次回家,無論如何,都要擁有一台車子。

原本中意Suzuki SX4,日本原裝進口,六顆安全氣囊。因為價格合理,很搶手,竟然要排到九月才有車。業務一直鼓吹我們買Swift,我也在猶豫要不要加入菜市場車的行列,可能是我們嘴巴嘟嘟嚷嚷日本原裝進口,業務突然問我們:怎麼不買Jimny呢?

在美國時,老公考慮過這台車,可是網路上普遍風評是懸吊太硬,他怕我不習慣。老公大概忘記他的Suzuki XL7,懸吊也夠硬,我已經很習慣坐碰碰車了。就這樣,沒試車,只憑一面之緣和日本原裝進口的好感,Jimny成為我的第四輛車。 我的第一輛車,是爸爸給我的TOYOTA Corolla。大部分人的人生第一輛車,都是TOYOTA吧?開了十年,這部車功成身退,我開始想換換口味。歐洲車流線車型比起中規中矩的日系車,搶眼多了,剛好Renault Scenic初在台灣上市,我就換開Scenic。不過,歐洲車在濕熱的台灣似乎水土不服,冷氣不夠冷,引擎溫度高,小問題多,開沒多久,我又想念起日系車。

公公的老爺車要淘汰時,我們重投日系車的懷抱。那時,手邊有點錢,也好奇百萬名車的滋味,阿莎力的買了Lexus裡最便宜的IS系列。一分錢果然一分貨,那輛車是我目前開過的車中,最滿意的一部。

這次買車,老公曾經試探性的探詢我,要不要買好一點的車?頗有想慰勞我的味道。開好車感覺雖然讚,可是我對銀行存款數字更有興趣。爸爸坐了Jimny,狐疑的問我,這車好陽春喔?開慣兩百萬名車的師兄,看到我的車時,更惡毒的評論:怎麼會買這麼醜的車呢?其實,我早經過看山不是山的境界,又回到看山是山。走過名牌迷思後,車子之於我,只是代步工具。加上經歷過沒車的不方便,能有台遮風避雨的小車,我很心滿意足了。

醜嗎?我覺得還好耶。三個星期的近身相處,我跟Jimny的感情,越來越深厚。現在,星期假日,在市區,我們都換開Jimny。每次Jimny機動靈活穿梭大街小巷時,我忍不住要一再稱讚小車的好處多多,老公只好苦笑說:你喜歡就好。

2 則留言:

台客 提到...

>> 車子之於我,只是代步工具

這就是來美國的一些改變吧..
實用與奢華之間
界線是在人心裡的

不務正業 提到...

實用與奢華之間
界線是在人心裡的----
你說的一針見血。

在美國生活一年,變得實際很多。尤其很多東西DIY,反而享受到過程中的快樂,和成功後的成就感。

簡單生活,才能品嚐原味。